李铁钢的博客
老老实实做人,脚踏实地工作
http://gcgh.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吴思震来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2017-02-15 09:41:1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09 次 | 评论 0 条

吴思震来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在缅甸“21世纪彬龙会议”第二次会议到来之际,2016年11月20日爆发的缅北大规模战事,至今仍未有消停迹象。这次战事与其说是缅北少数民族武装(简称民地武)联合阵线向缅军首先发起,不如说是民地武嗅到缅军将大规模北进,各个击破民地武的消息而出击。
近日有消息曝光,缅军正往缅北山区集结重兵,将发起更大强度进攻。这再度显示,缅甸和平进程每逢大谈必有大战已成定律。

都想打出一个谈判筹码基于唇亡齿寒缘故,民地武学会建立联合阵线“抱团取暖”,民族平等与民族自治是他们基本诉求,但为什么选择与强大缅军开打?从他们行动宗旨文件及官方个人访谈,可归结如下。

一、要平等正常国民权利。首先,即便在缅军控制区,少数民族也没有与缅族一样的国民身份证件,无资格领国家护照;其次,民族子弟无资格接受国防军事类、政治经济类高等教育;第三,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第四,把缅北民地武排除于和平进程之外,不平等同时还存恶毒阴谋,必须打破。

二、为民族谋求永久和平与稳定祥和生活。一是缅军军纪历来臭名昭著,在民族地区屡屡烧杀抢劫强奸,官员以克扣军饷饱私囊,士兵被默许抢劫强奸捞好处,已成潜规则;二是因长久战争与隔阂,缅军不少人在意识上对少数民族心存芥蒂,而常作恶施暴。这方面如《强奸准许报告》之类调查已很多。

三、争取最大限度掌控本地资源。一是没有展示一定实力相抗以平衡,掠夺成性的缅军是不会分一杯羹给民族地方;二是缅军警在少数民族地区开放毒品祸害人民,并常常搞栽赃勒索。近年缅毒品量再创新高、日前缅军与约色查毒互相攻击即为反映。

四、缅军常常假冒民地武制造民族矛盾和血案。在边缘地带,缅军和一些警察、民团常扮成民地武部队,制造枪杀、抢劫、强奸、暴虐平民事件以嫁祸民地武。这还是缅方一位警员透露的。

一言以蔽之,民地武选择打,就是必须证明自己力量的存在。“忍无可忍,必须反击”,不然无立锥之地,各种问题得不到改变。他们认为打击对象不是政府军,而是大缅族主义的缅军。他们能感受到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简称民盟)政府的和解诚意及其被缅军裹挟的无奈;但会遵循彬龙精神,顺大势先谈停战,解民众于战火同时积蓄力量,再依局势发展图大业。
至于缅军,几十年来一如既往,就是要把民地武消灭掉,至少也要通过军事进攻达到强迫民地武签订停火协议目的,让各少数民族持续数十年的民族自治诉求,失去更多谈判资本。

翁山淑枝与民盟政府的困难“21世纪彬龙会议”本是民族和解的会议,但缅军一面针对缅北民地武持续围剿,一面与民盟政府周旋,极力主导成有条件的会议,使民地武对“全国全面停火协议”及“和谈政治框架方案”不满。这把翁山淑枝与民盟政府的民族和解思想与权力实际架空,也打乱了原本进程设计。

承翁山将军之故,翁山淑枝独具民族和解政治遗产。而缅北问题实质是民族认同、国家认同缺失,以军事手段难彻底解决。她主张全面包容的政治方式解决分歧,并通过多次召开以《彬龙协议》精神为基础的联邦和平大会推动进程,最后实现民族和解与国内持久和平。

问题是,按此推动新的和平进程,就得重新设计政治制度,进而修改宪法。这是个复杂的重新分权过程。缅甸的现实是有太多股力量需要协调,各方的博弈不会在短期获得共识,将使这一过程困难重重。尤其军方明确反对修宪。

翁山淑枝与民盟政府为避军事政变而技术性妥协,以至目前民族和解进程在军方掣肘下摸索行进。和平大会也多流于形式。这预示翁山淑枝与民盟只能从长计议。挥之不去的军人影响与民族冲突,已成缅甸变身稳定发展国家的最大阻力。单就军方对和平进程要谁不要谁参加的特权可见一斑。而周边的泰国、马来西亚等隔壁“老王”们都富起来了,缅甸有压力。
头疼的还有社会压力。民地武分歧大,有先停火再政治谈判、有要求法定以后地位、有先订框架再推各领域谈判。而缅军要求先签署NCA,对后续进程不关心。少数民族对翁山淑枝以签NCA为基础反感,并批不符合彬龙精神,质疑其“全面包容”原则。
这意味着新政府的“重中之重”进展缓慢,加上经济社会改革方面,如果各领域发展过于迟缓,民盟或将面临民间强烈批评。国际上对军政府时期的指责,也可能转降到新政府头上。
翁山淑枝与民盟的和平主张乃务实路线,从理论上看有可能成为破解缅甸民族难题的国家解决方案。但从目前“两个权力中心”博弈的执政环境看并不乐观。还得费更多时间在困难中探索,既掌舵又摇橹的把和平小船推进。

缅军或出于更大的战略叙事表面上,缅军对缅北民地武开战是“不接受拿武器索取权利的行为”,为即将招开的和平会议“献厚礼”,但细心的人会发现,缅军对这场战争定义为“国家统一”之战。可问题是,缅北并未有哪个民族要分裂缅甸国家。那么,这含义就可能另有所指了。

从缅甸独立至今,缅军对缅北态度、缅北与国际关系历史纵向看,缅军对缅北民地武的大举用兵,或更多基于不便明说的目的,即缅北领土永久安全考虑,和平会议只是个幌子和另一种博弈。

换言之,就是缅军在心理上始终把中国作为最大安全威胁。这或源于邻国间巨大实力差异所形成的结构性不对称心理,强国任何举动都会使弱国理解为关乎其领土主权重大问题,从而引发弱国非正常行为。而缅北民地武与强邻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必须除之才安心。2016年缅甸武装部队总司令敏昂莱访欧盟谈缅共或与此心理有关,缅军对中国人道救助过境难民及伤兵的不满,亦属上述反映。

从这个层面,一是就理解了缅军何以对国内批评和国际批判不为所动。有缅族专家批缅军狭隘自私,制造战争与动荡谋利,也有缅甸学生、政党组织要求缅军率先停止内战;二是可以看到缅军是在挑战中国安全利益和警告对缅北少数民族态度,它判断低烈度不威胁到生存战略,中国会容忍,劝和促谈是和稀泥;三是清楚战争目的是缅军全面控制缅北。

掌控缅北资源利益是缅军另一动因。缅北为山区,物产殷足能源丰富,拥有巨量林场、玉石场和锡矿等首屈一指资源,且缅北与中国相邻,经济活跃。这对缅军利益集团有着极大诱惑,也是民地武力争之所在。

从种种迹象看,民地武对民盟政府和平进程期盼有所缩水,翁山淑枝及民盟政府无力影响缅军的为所欲为,而缅军想通过军事进攻,强迫民地武签订全国停火协议,恐怕难以解决政治问题,缅北战争将继续保持其长期性。

一个国族形成和稳定的根基性情感纽带,其中一个要素是“共同祖源记忆”的血缘性共同体想象,另一要素是特定环境下,资源竞争与分配共同妥协结果。就缅甸历史与族群结构,缅北问题彰显的更多是后者。

缅北战事不管如何重度,只要没解决民族平等和民族自治权利,缅北反抗的枪声就不会停息。即便缅军把现在民地武扫除了,之后也会春风吹又生,因为实施这两项权利的最佳样板就在隔壁。

作者任职于中国贵州大学
从缅甸独立至今,缅军对缅北态度、缅北与国际关系历史纵向看,缅军对缅北民地武的大举用兵,或更多基于不便明说的目的,即缅北领土永久安全考虑,和平会议只是个幌子和另一种博弈。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果敢同盟军告同胞书      下一篇 >> 缅北图片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古城孤魂

首先是一个中国人,其次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最后是一个穷人。不想要平等,就是追求公平。 邮箱:hbbdltg@163.com 2392052986@qq.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